换个姿势看明星,换个态度玩娱乐!— 99明星网
首页 > 娱乐新闻 > 绯闻八卦 > 正文内容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

时间:2018-11-26 15:34 来源:网络收集 整理:第九明星网 热度: 手机阅读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理由很简单,违背人类基本伦理和基本规律。今天可以改变基因,不再得艾滋病。如果这种行为合法,那明天就可以改变基因,让人可以百病不侵。这种超级抗病人的出现,会打破人类的基本生存规律。

而如果这种行为被不法利用,人类的灾难就随时会出现,想想恐怖分子掌握这种技能,就不寒而栗。

人类正在走向自我毁灭之路!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

 11 月 26 日报道,来自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日突然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 11 月在中国健康诞生。消息发出后引发全球学界震动。

 

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在这次的研究中,贺建奎的团队首先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实现人类胚胎的体外受精,随后采用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对受精卵的 CCR5 基因进行基因编辑。

 

研究人员将会对胎儿进行长达 24 周或 6 个月的基因检测,对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意味着将会带来重大风险,包括引入不需要和未知突变的风险。目前,使用基因编辑胚胎建立妊娠发育在欧洲大部分地区都是非法的,在美国也是禁止的。根据 2003 年中国政府发布的关于试管婴儿的指导文件,也是禁止这种做法的。

 

资料显示,贺建奎现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他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后留学美国,在莱斯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并在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师从微流控基因芯片鼻祖斯蒂文·奎克。我们无法预知这两个婴儿将会面临如何的命运,但毫无疑问,贺建奎和他的团队已经注定要被写入了人类历史中了。


生物进化的本质就是出现可遗传变异,经过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最终改变种群基因频率,完成进化。现在通过基因研究免疫了一种绝症,为何还有这么多人不希望此类事情发生呢,思想上有何过不去的?

或许等到未来,人们再也无需担心艾滋病的时候,再回来看前人的评论,会疯狂笑话我们吧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

这是人类基因工程的重大突破。这是全人类的大喜事。最少在基因编辑预防不治之症方面取得了大突破。一旦证明彻底成功,另一个人类杀手-癌症,将有望取得进展。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1月23日,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现年53岁的杭州肿瘤医院的院长兼肿瘤医生吴式琇就一直在尝试用一种很有希望的新型基因编辑工具Crispr-Cas9来治疗癌症患者。这种工具由美国科学家设计,从2012年媒体报道说可以用来编辑DNA之后就引发了全球关注。

吴式琇所在医院的团队从食道癌患者身上抽取血液,用高铁将血液送到一间实验室,该实验室使用Crispr-Cas9删除一段干扰免疫系统抗癌能力的基因,从而改进抗病细胞,然后将这些细胞注回到患者体内,希望重新编程的DNA能消灭癌症。相比之下,中国以外的首例Crispr人体试验还没开始。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用了近两年时间来解决联邦机构等部门的要求,其中包括尽可能减小患者风险的种种安全检查。

中国在基因编辑工程领域无疑走在了世界前列。希望这次成功能够对治疗与预防癌症带来启发与促进!

另一方面,提高中国公众的基因编辑技术知识素养非常急迫。一份调查显示,中国公众对基因编辑知识素养水平较低。在满分为4分的测试中只取得2.18分的平均分,只有11%的受访者答对全部题目。绝大部分公众认为自己非常需要补充及了解基因编辑技术的相关信息。

在基因编辑技术相关信息的科普传播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与主流媒体合作发布准确的基因编辑技术相关信息,增加相关信息传播的权威性与对公众的说服力。政府部门也要积极发挥对基因编辑技术运用的规则建立和伦理把关作用。

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改写人类进化史引热议

基因编辑婴儿这事儿为什么会引起巨大争议?为什么有那么多专业人士在质疑甚至反对这一项目?小编整理了一些基础的背景知识,可能有助于你看懂这则新闻:

 

【1】人的一个基因可能同时影响多个性状,编辑一个基因,可能带来好处,也可能带来已知或未知的风险。

 

比如人体内某个能抵抗疟疾的基因,却同时会增加镰形细胞贫血症的患病风险;某个能保护人体免受伤寒的突变基因,却同时又会增加遗传病囊肿性纤维化的发病概率。

 

也就是说,对人体内的某一个基因进行编辑,的确可能得到某种好处,但也有可能搞出新的已知的或未知的问题。

 

已经有研究者提出,此次编辑的CCR5基因,虽然能加强人体对艾滋病毒的抗性,但由于该基因也与人体的免疫细胞功能相关,所以进行编辑可能会加重人体在遭受感染后的炎症症状。当然,还可能会出现更多无法预料的情况。

 

由于目前人类对基因的了解还不够充分,出于谨慎考虑,展开人体基因编辑实验务必要十分小心。


【2】目前最有效的基因编辑手段是CRISPR,你可以简单地把CRISPR理解为“基因剪刀”,人类可以利用这把剪刀来对基因进行编辑。

 

但问题是,CRISPR这把剪刀虽然高效,但还不够精准。原新闻中提到了一个词,叫“脱靶”,意思就是说,CRISPR编辑了错误的地方。对于人体来说,这种错误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还真不好说。

 

 

【3】艾滋病虽然可怕,但只要做好防护措施,患病风险并不算高。

 

另一方面,目前的艾滋病阻断措施也较为成熟,“得病就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所以是否需要用基因编辑这种代价高昂,还很不成熟的手段来抗击艾滋病?可能暂时还没必要。

 

 

【4】最后一个问题,当然就是伦理问题。

 

我们真的可以为了抢一项“第一”,或完成一项“开创性研究”,就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拿人类胚胎进行实验吗?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1. 绯闻八卦
    2. 明星动态
    3. 电影资讯
    4. 经典台词
    5. 音乐演出
    6. 综艺资讯
    7. 电视剧资讯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
    精彩推荐